夜见黄昏下_期末考试淡圈

这个人去考试了

暂停更新


算了算,我还有七门考试要考……

所以,六月份到七月初,就暂停更新了……


等我七月份考完试,放假后,再重新开始连载更新……

以及还有两个点文,嗯,我还记得……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暑假再见……

#占tag致歉#

联队战的遗憾圆满了……

没什么好说的,只想来安利几首刷城管出他俩时的BGM……

BGM都是随机播放的


阿尼甲:

1.《寄生兽-生命的准则—KILL THE PUPPETS》

——男主角泉新一把狗狗的尸体扔进垃圾桶那个片段的BGM,整体基调十分深沉黑暗,纠结矛盾

——大概是正好到最矛盾的部分时,出现的……


2.《未来日记—filament》

——类似于女主角我妻由乃的自白,整体基调十分沉重

——大概是到那一段“倘若彼此说得上信任,我只想告诉你一点,直到最后一刻,我都要爱你”的时候,突然出现的……


弟弟丸的话,是在听《Death Note》的片尾曲时出来的……


当然,一切都可以归于巧合不是吗……

话说,阿尼甲你不会真的是白切黑【是粉不是黑】吧……QAQ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The Wild Crane


@Avidia 的点文

嗯,希望食用愉快?


*童话paro

*又名“野鹤”,改编自《野天鹅》

*德国骨科

*变成鹤的小哥哥x妹妹

——————————————————————

从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王国,这个王国的国王有十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十二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很和睦,尤其是最小的王子鹤丸和唯一的公主之间的关系可以称得上亲密无间……

也许是年龄最为相仿的原因,他们一拍即合,经常在一起玩耍……

不,或许换一种说法,称之为“恶作剧”或者“搞事”,则更为妥当一些……

比如说,偷偷在大王子最喜欢的点心里加了很多辣椒酱,然后躲在一旁看他吃下去……

比如说,偷偷把二王子的专用发梳藏起来,等他吩咐工匠重新订做一把之后,再悄悄地放回原处……

再比如说,偷偷在三王子每天散步的必经之路上挖个坑,看看他会不会掉下去……

好吧,其他的王子们也或多或少地收到过如此“惊吓”,不过没有以上三位那么频繁就是了……

其实,公主原本是一个乖巧懂事、顺从听话的好孩子,但自从和她年龄最为相仿的十一王子一起尝试了一次成功的恶作剧之后,上述关于性格方面的描述就不存在了……

总之,虽然每天几乎都要把宫殿闹得鸡飞狗跳,然后一起受罚,但他们还是过得很快乐。


可惜,这样快活的日子不长久。


有一天,这个国家的国王娶了一个恶毒的王后,虽然她对十二个孩子的态度同样不好,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特别喜欢针对最小的王子鹤丸和唯一的公主他们两个人……

他们在第一天就清清楚楚地发现了,那一天正好整个宫殿里在举行盛大的庆祝宴会,十二个孩子都被叫去招待客人。

十个哥哥都得到了多余的点心和烤苹果作为奖赏,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什么也没有得到就算了,那个恶毒的女人还给了他们一人一茶杯的沙子,并且对他们说,这就算是好吃的东西……


在花园的一角

“鹤丸哥哥,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令她这样讨厌我们……”

公主望着他,眼中流露出迷茫不安、惊惶失措的神色。

那是他从未在她眼中看到过的神色。

“别胡思乱想了,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是,所以是那女人自己的问题。”

鹤丸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嗯,可是我好想吃宴会上的点心,据说厨师长新开发了几款不同口味的……”

公主捧着一茶杯的沙子,喃喃自语道。

“想吃的话,我就带你偷偷溜进厨房里,他们肯定不会发现的。”

鹤丸倒掉了自己茶杯里的沙子,然后拿过她手中的茶杯,同样倒掉了里面的沙子。

然后,他把两个茶杯随意地放在地上,并摆在了一起。

“嗯,就算被发现了,厨师长和侍女姐姐们也不会去和她打小报告的,他们一直都对我们很好,一直在包容、忍耐和谅解我们,尽管有时候会被我们气到,但从来没有对我们不好……”

他的妹妹的确是在他们所有人的呵护下长大的,在此之前她从未接触过如此直接针对于她的明晃晃的恶意,也难怪她这么一副惶惶不安、情绪低落的模样……

“你看,这是什么?”

鹤丸像是变魔术一样,从宽大的斗篷袖子里拿出了一块曲奇饼。

“曲奇?天啊,你是什么时候……”

“刚才在宴会上悄悄拿的,正打算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鹤丸拉过她的手,把曲奇饼放在她的手心,那双淡金色双眸凝视着她,里面只倒映出她一人的身影……

“嗯,很惊喜也很意外呢,鹤丸哥哥……”

公主笑着收下了曲奇,抬头望着自己最小的哥哥:白发金眸,一身雪白的礼服,外面还穿了一件白色的连帽斗篷。

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到,小哥哥好像一只高贵美丽的、振翅欲飞的鹤……

虽然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边……


一个星期以后,恶毒的王后把公主送到了一个乡下农人家里去寄住,纵使公主百般挣扎和哭闹,纵使王子们连声抗议,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过了不久之后,她在国王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许多关于那些王子的坏话,弄得国王再也不愿意理他们了。

接着,恶毒的王后对十一王子——鹤丸使用了魔法,把他变成了一只鹤。

她先是嘴里发出了奇怪的、低低的笑声,然后对着他念念有词道:“你不是最喜欢穿成一身白吗?你不是最喜欢把自己当作鹤吗?那么你就变成鹤吧……变成鹤吧,飞到野外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她话音刚落,鹤丸就真的变成了一只美丽的鹤,他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叫声,扑扇着一双洁白中带着一点墨色的羽翼,便从宫殿的窗子飞出去了,远远地飞向了森林里……


当鹤经过农人的屋子上空时,天还没有亮多久,他心想,他的妹妹应该还在睡梦中吧。

然而,当他在屋顶上盘旋着,并拍打着翅膀时,他看到他的妹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睡眼朦胧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唔,我是不是在做梦,一只鹤?”

她揉着眼睛,尝试着靠近它,那只鹤好像完全不怕她的样子,看到她之后甚至欢快而短促地低鸣了一声,直直地朝她飞过来,落在了她的面前。

“哎?不怕我吗?等等,这是……”

她好奇地看着它,甚至伸手摸了摸它身上的羽毛,无意中看到它长长的脖颈上挂着一条金色的链条……

“你是……鹤丸哥哥?!”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被她认为与鹤高度相似的小哥哥,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鹤……

那只鹤凝视了她许久,非常通人性地点了点头。

“天啊,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鹤自然是无法回答她的问题的,他拍了拍翅膀,长长的脖颈一会儿朝向她,一会儿又朝向自己的背部,仿佛是在说,上来吧……

“没问题吧?我是说,背着我会不会感觉太沉了,会不会飞不动,或者从空中掉下去啊……”

鹤无言地摇摇头,等到她爬上去坐稳以后,他才用力拍打着羽翼,在一阵加速助跑之后,飞向了黎明的天空……

他带着她飞过田野,飞过森林,飞向遥远的天边,离开了这个王国……

……

你问我后来他们怎么样了?

那当然就和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嗯,听起来完全没毛病嘛……

——————————————————————

小剧场


某天夜里

“鹤丸哥哥,你真的不打算变回来吗?”

“现在不就变回来了。”

“可那是有时效性的啊,等到了太阳升起,你就会又变回鹤的模样了……”

“这有什么不好?不再是与鹤相似,我现在变成了一只真正意义上的鹤了。”

“……”

“不仅可以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

“还可以听懂部分鸟类的语言。”

“……”

“嘛,算是为数不多的、能使我感到惊吓的事情吧。”

“……算了,我就当自己认了一只鸟做哥哥吧……”

——————————————————————




FIN

【霍格沃茨设定】【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双向单箭头③

*魔法AU

*霍格沃茨设定

*七年级赫奇帕奇男学生会主席一期x五年级拉文克劳学霸审

*依旧是回忆杀

*安清出没注意

——————————————————————

告别了一期一振后,少女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慢悠悠地行走在过道,不时地停下来,抬手敲一敲每个隔间的门,看看里面是否有人在。

可能是来时尚早,当她差不多走到中部车厢的时候,幸运地找到了一个没人的隔间。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路敲门过来,几乎每个隔间都看过了,愣是没见到鲶尾和骨喰那俩黑白双子……

虽然他们也有可能,在那些敲过门却没有开门的隔间里……

但依据她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她认为,他们是不会这样的……

所以,这个可能性可以pass……

他们曾经说过,自己和他们一样都是霍格沃茨今年的新生,而且一期学长很明显就是来站台送他们上学的……

按道理来说,应该比自己先到不久,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在中部车厢找到他们吧……


然而并没有。

少女用力摇摇头,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充斥着整个大脑的疑云通通驱散一样……

每当遇到想不明白的问题时,她就感觉脑子仿佛变成了一团粘稠的浆糊,而她试图去理解的过程,就像是在搅拌那团浆糊一样……

她索性打开行李箱,从中拿出一本《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坐在柔软舒适的长条沙发椅上,开始安静地阅读。

阅读一本比较感兴趣的书籍,时常能使她的内心感受到无边的平静,所有一时的不快和烦恼,都会在此时此刻离她远去。

大约十多分钟后,隔间门突然被人拉开,声音惊扰到了少女,并成功把她从霍格沃茨的历史中拉了回来。

“咦,这里有空位,安定——”

站在门口的人,脖子上围着一条红围巾,他扫视了隔间一眼后,转头呼唤某人,然后拖着行李箱直接走了进来。

“真是太好了,前面都坐满了呢……哦?有一只小猫咪?”

另一个脖子上围着白围巾的人出现在门口,也同样拖着行李箱走进来。

这不就是之前给她示范过撞墙的正确姿势的那两个人吗……

世界还真是小啊。

“呃,你们好……”

她有些拘谨地和他们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们身上的气息,尤其是围着白围巾的那个人的气息,令她感到有些害怕,内心深处散发出阵阵寒意……

“哦,你好,我叫加州清光,很可爱吧?”

红眸少年抬手,让她看到他的十指上全涂了亮红色的指甲油。

“大和守安定,这是我的名字,小猫咪。”

蓝眸少年虽然微笑着,看似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但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

而且,他看向红眸少年的眼神,分明透露出了无奈和宠溺……

哎呀,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总感觉,要是自己敢碰那个红眸少年一根头发,就会被切掉手……

不,估计再多注视几秒,自己性命堪忧啊……

她在心里苦笑一声,非常识趣地拿起《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挡住自己的视线。

虽然挡住了视线,却不能阻拦声音啊……

莫名感到心里有点酸涩……


直到快要开始分院仪式的时候,少女才终于从令她感到无比尴尬的困境中解放出来。

她一点都不想提起,从霍格沃茨特快下来时,走过崎岖坎坷的小路时,以及乘着小船渡过黑湖时,他们在干嘛……

以及自己是如何拼命做一个小透明的……

啊对了,每条船上坐四个人,那个和他们一起坐船的,披着一条白色被单的金发少年,可能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吧……

上岸后,她默默地、不着痕迹地悄悄往旁边挪了挪,再挪了挪,渐渐地远离了他们……

希望自己和他们千万不要是同一个学院的,不过他们也不太可能会进赫奇帕奇吧……


她和其他的新生们一起走进大礼堂,在大礼堂的半空中飘浮着成千上万支蜡烛,屋顶施了魔法,看起来跟外边的天空一样。

大礼堂里摆了四张长桌,分别代表四个学院。

她刚走进大礼堂,就不停往四张长桌上张望,在人群中找了好久,才让那一抹水蓝色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在她注视着他的时候,他像是能觉察到她的视线一样,正好扭过头……

于是,在那一瞬间,她与他视线交汇……

她好像看到,他怔了一下,然后冲她微微一笑……

蜜色双眸在烛光的映照下,漾着一丝动人的流光……

她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灼烧一般,摸上去只能感受到源源不断的炙热温度。

整个人顿时神情恍惚,被叫到自己的名字后,恍恍惚惚地走上前,恍恍惚惚地戴上分院帽,然后恍恍惚惚地被分到了拉文克劳……

什么?拉文克劳?

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她立刻清醒了。

分院帽先生,我可以申请再戴上你一次吗……




TBC

50fo点文

到现在还是一脸懵逼,没想到我也有50fo了啊……

嗯,虽然还是不太清楚点文,但还是遵循lofter的优良传统,来个50fo点文……


范围仅限于刀剑乱舞,可以从三日审、一期审、鹤丸审中任选其一……

点完想看的cp之后,可以从以下paro中任选其一:

1.童话paro

2.现代paro

3.末世paro【慎选此项!因为很有可能会成为我写文以来发的第一把刀……】

也许我还可以尝试一下写点限制级的东西……

文笔不够好,文力不足,写不成长篇,但短篇没问题……


嗯,只取评论里前两位点的来写,过期不候喽……

如果没有人点的话,那么我就继续缓慢地填那个新开的霍格沃茨长篇大坑了……

【霍格沃茨设定】【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双向单箭头②

*魔法AU

*霍格沃茨设定

*七年级赫奇帕奇男学生会主席一期x五年级拉文克劳学霸审

*回忆杀第二弹

*少量HP人物乱入

——————————————————————

自从那天遇见一期一振之后,少女在家中一边翻看着一年级的课本,一边在心中隐隐期待9月1日的到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见到一期一振之后,自己的心跳就不受控制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心里想着,如果能早点再次见到他就好了……

她在某本书上看到了关于霍格沃茨四个学院的详细介绍,格兰芬多热情勇敢,斯莱特林精明、崇尚纯血,拉文克劳睿智而博学,而赫奇帕奇愿意接收勤奋、朴实、善良的学生。

一期学长之前也说过他是赫奇帕奇学院的,那样温和友善的人,的确很适合这个学院呢……

不知道我能不能被分到赫奇帕奇呢,好想和他在同一个学院啊……


少女不知道霍格沃茨是如何分院的,那天从对角巷回来的路上她曾就这个问题问过麦格教授,可惜教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开学那天,你就会知道了。”

所以,她只好利用开学前的一个月,在家里好好预习一下课本内容,以及尝试着挥舞魔杖,自主学习一些简单的魔法,比如说荧光咒。

希望能派上用场,并顺利通过霍格沃茨的入学考试啊……

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像霍格沃茨这样传承了千年之久的古老的魔法学校,肯定会有一套专门针对新生的严格考核制度,而且说不定会很难……

所以当她知道了分院仪式其实只要戴上一顶脏兮兮的、不知多少年没洗过的帽子之后,内心立马被mmp疯狂占据……

咳咳,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少女的期盼中,霍格沃茨的开学日终于到来了……


9月1日上午,伦敦,国王十字车站。

少女在家人的陪同下,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来到车站。

车票上面写着“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据麦格教授所说,只要穿过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间的那堵墙,就能到达该站台……

话虽如此,可是……果然还是觉得,撞墙这个主意真的不咋地……

她的家人也对此表示了深刻的怀疑。

就在这时,她看到不远处走来两个同样推着行李车的人,他们都穿着日常便服,只不过一个围着红围巾,另一个围着白围巾。

他们一边推着行李车往前走,一边拌嘴,虽然看上去像是在吵架,但是能感觉到其实他们感情很好的样子……

然后她看到,围着红围巾的人首先推着行李车,突然加速往九号站台和十号站台之间的那堵墙撞去,就在他刚刚接触到墙面时,身影仿佛被一层帷幕笼罩住而消失不见了。

另一个围着白围巾的人对此见怪不怪,像之前那人一样推着行李车加速往墙上撞,也同样很快就消失在墙后。

“嗯,看起来我也需要这么做呢,虽然还是有点压力山大……”

她告别了家人之后,推着行李车来到那堵墙面前,不禁吞了吞口水。

咬咬牙,她闭上眼睛一鼓作气地推着行李车往前跑……


那一瞬间,仿佛穿越了某种屏障一样,她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和之前迥然不同的景象了。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到处都是匆匆而过的、巫师打扮的人们,还有很多提着行李箱的新生,以及正在送别孩子们的家长们……

只有她是孤身一人站在原地,与周围的喧嚣人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好,又见面了,学妹。”

忽然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她惊讶地发现,隔了一个月不见的人,此时此刻正站在她的面前,依旧带着温和的微笑看着她。

“学、学长,好久不见了……”

她感觉一期一振的出现,为整座站台增添了一抹亮丽的风景线,他不同寻常的外貌,以及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贵族气质,已经令不少年轻女巫频频回头张望了。

也许是她的私心使然,她不认为站台这类喧嚣嘈杂、繁忙而又混乱的环境,适合眼前这位温文尔雅的男生。

“是啊,已经一个月没有见面了,一个人吗?”

“嗯……”

“那么,让我来帮你把行李提上去吧,女孩子的话一个人会很辛苦呢。”

“啊?嗯,谢、谢谢学长……”

你的好意,我已经确实地收到了。

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变得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她看着一期一振利落地提起了在她看来很笨重的行李箱,然后稳稳地提到了霍格沃茨特快上。

她才不会告诉他,那一刻,她觉得他的动作在她看来无比帅气之类的话呢……

因为如果说出来的话,她认为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会因为害羞而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所以,还是把这些话藏在心里就好,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

就好像是……

不能说的秘密。




TBC

没错说的就是我【hhh

评论虽然有时不是每条都回复,但每条都有仔细看

而且还翻来覆去地看【ni gou

有时不回复,不是因为没看,而是因为看了不知道怎么回……

总之,看到有评论会很惊喜

MAKI:

求各位多点留言给我这个婶婶😂😂😂🙏🏻🙏🏻🙏🏻

如遇:

评论确实好感爆棚啦,虽然有时候太长时间才看到评论觉得再回有点莫名尴尬就不回了但是超喜欢的www【我也不知道在尴尬啥】
也很喜欢小红心小蓝手,因为我经常是看热度更文的(……)
粉丝数……咳,看各位喜欢吧

奈何玄音:

没错!!!小天使们的评论简直是让我超级开心的qwqqqqq产粮的动力之源啊qwqqq

NO:

好像是……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

黎时华×:

是这样的。x

青阳淼:

没毛病,就是这样(。

逆世而生:

是这样的。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霍格沃茨设定】【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双向单箭头

*魔法AU

*霍格沃茨设定

*七年级赫奇帕奇男学生会主席一期x五年级拉文克劳学霸审

*前面一期场合的扩写版

*少量HP人物乱入

——————————————————————

少女初次遇到一期一振,既不是在一年级的开学晚宴之前的分院仪式上,也不是在霍格沃茨特快上,而是跟着麦格教授到对角巷购买新生入学必备物品时,偶然遇到的。

当时她正好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麦格教授去帮她购买其他物品,她就坐在高脚凳上,看着摩金夫人对她露出一个友好的、抱歉的笑容:“十分抱歉,孩子,可能会稍微晚点,前面有两位客人在量尺码呢。”

“啊,没关系的,我可以再等一等。”

她微微摇了摇头,微笑地回答道。

等矮胖的女巫走了之后,因为在等待的时间里无事可做,她便想要看看那前两位客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不看不知道,一看就让人移不开目光……

一个白色头发、紫色双眸的男孩子,面无表情地抓住一把扭来扭去的尺子……

另一个黑色头发扎着长长的辫子、同样是紫色双眸的男孩子,好奇地看着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某把色尺,不时地笑着说“哈哈哈好痒”……

这位同学你知道自己被一把好色的尺子调戏了吗……


她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转过头……

一抹清凉的水蓝色正好映入眼帘……

待看清来人的相貌之后,她不由得一愣。

世界上竟然可以有如此接近完美的人存在,清凉而柔顺的水蓝色短发,温暖柔和的蜜色双眸,仿佛可以治愈人心的微笑……

也许是她一直盯着人家看,视线过于明显,那人一走进店门就把目光转移到了她身上。

他依旧温和地微笑着,询问她:

“打扰了,你应该是今年的新生吧?”

“啊,是、是的,你是……?”

“我是一期一振,学院是赫奇帕奇,今年刚刚升上三年级。”

“三年级?!啊,那你不就是我的学长么……”

“学长?哈哈哈,是的呢,学妹。”

听着他爽朗一笑,不知为何她的心跳声竟漏跳了一拍,脸上的温度也在逐渐升高……


“一期哥?太好了快来救救我和骨喰……”这是来自不远处黑发长辫子男孩的呼救声。

“鲶尾?还有骨喰……发生了什么事?”

一期一振连忙快步走过去查看情况。

而她看到,不知何时尺子的数量变成了两三把,两个男孩子都费尽心思地想要摆脱掉这些总是喜欢贴在自己身上揩油的色尺子,正忙得焦头烂额……

“原来如此,没想到过了两年,这些尺子还是这么任意妄为……”

不知为何,她感觉此时的他,笑容带有一些危险的意味……

然后,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在他的注视下,那些尺子们非常通人性地颤抖了一下,开始乖乖地测量尺码,不再继续揩油了……

哦,原来只要威胁一下,它们就会乖乖听话了么……

她已经在心里默默地记下来了。

感谢来自学长亲身经历的教诲……


尺子们如果不捣乱的话,效率还是很快的,那两个男孩子总算顺利地量完了尺码,校服长袍是要之后再来取的,所以他们就要离开了。

“咦,你也是霍格沃茨今年的新生吗?”

黑发长辫子男孩眨着紫色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

“嗯,是啊。”

“我也是呢,还有骨喰也……啊,对了,我叫鲶尾藤四郎,站在我旁边的是我的兄弟——骨喰藤四郎,那一位则是……”

“哥哥,一期一振。”

她不紧不慢地说道。

“咦?原来你们认识啊……一期哥好狡猾,我们竟然都不知道这件事……”

鲶尾的语气突然带有了几分调侃自家大哥的意味……

“胡、胡说什么呢,我们才刚刚认识而已啊……”

她的脸以可见的速度飞快变红,声音不知不觉变得细若蚊叮……

“好了,玩笑就开到这里为止吧,我们该走了。”

一期一振象征性地说了他几句,然后转过头,微笑着对她说:

“再见了,学妹。”

“嗯,再见了,学长……”

不知为何,她有些失落和低气压……

“喂喂,不要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好不好……等到了9月1日开学那天,以后我们就能在霍格沃茨里天天见面了。”

鲶尾赶紧安慰她。

“没错。”

一直站在旁边许久没说话的骨喰,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嗯,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她怀揣着对未来的期盼,笑着说道。

……
……
……

这是她和一期一振初次相遇时的回忆。

直到今日,仍然记忆犹新。




TBC

我大概是秩序中立,偶尔分裂成秩序邪恶【hhhhh

言和未央。高三刷题ing:

中立邪恶的我依旧是个挖坑不填的好孩子

一只沉迷学习的清羽:

混沌邪恶,信我【。】

烟波遥_风瞳:

秩序中立和中立邪恶【。】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开心~

自家刀匠头一次锻出4小时的刀,加速后出来一只狐球。

终于可以不用在5-3蹉跎岁月了……

三条家也终于可以团聚了呢,一直以来就差你了狐球。

下一步是在5-4捞出萤总,以及在6-2肝出明老板……

为什么我感觉前路漫漫……

也许连刀匠都看不下去我这种明明排满了考试却不复习还在玩游戏刷lof的人了……

“好了,快去复习吧。”

小小的刀匠笑眯眯地看着我,如是说。

是是是,您说的对,小的这就去复习……